剪刀手,偶尔也干点别的放飞自我。微博@密林国菜麦当辣 B站@麦当辣是大角鹿 爱佩爱盾冬

【果糖】世界只有我和你 Only You and Me

田柾国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告白了。

闵玧其对他最小的弟弟表现出异常的不耐烦,连敷衍都不肯。“不管你信不信,有些人,可能生来就没有心。”闵玧其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比如我。”

“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告诉哥,我对哥是……无条件的……敬爱仰慕。”自己的声音越来越低。

“比起被敬爱,我更喜欢被敬畏。”闵玧其的表情越来越模糊,像雨夜地面积水里的倒影,忽明忽暗,支离破碎。

醒来后汗涔涔地后怕了很久,拿起手机一看,三点十分。

忧伤的夜里,忧郁地从单人床上醒来,弱小,无助但能吃。为了压住胸口没来由的悲伤和饥饿,小田果断给自己煮了碗拉面,啊,真香。一边狼吞虎咽一边给熬夜打游戏的大哥发短信:

“哥,我做噩梦了。”

“莫拉古?”

“我梦到Suga哥拒绝我了。”

“拉面不好吃吗?小说不好看吗?游戏不好玩吗?”隔着屏幕都能想象金硕珍此刻不屑的白眼。

还没等田柾国酝酿好情绪怼回去,又一条短信跳出来,“哥好心劝你一句,追谁都可以,闵玧其不行。”

他知道的,他知道大哥为何这样,一听说自己对闵玧其的纠结情绪就头摇的像拨浪鼓。公司里都传说他年少轻狂错付过,练就如今这副刀枪不入之心金刚不坏之身。恋爱不超过一星期,同一个人不睡第二次。陷入后就注定得不到或者注定被抛弃的……绝世坏男人。

但我田柾国又有什么办法呢,看着通讯录中那个从来没有打来过的名字。I can resist everything,except Min Yoon Gi. 我能抵抗一切诱惑,除了闵玧其。

第二天顶着黑眼圈的两人在公司食堂相遇,边吃早饭边说着悄悄话。

金硕珍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

田柾国回,万事皆可弃,唯有闵玧其…

金硕珍深深叹了口气,子不养父之过,兔不教羊之惰。桌子底下手指飞快地在手机键盘上敲击Google“孩子陷入早恋怎么办”。

“之前我试探过了,感觉还是有机会的…”田柾国红着眼睛,兴奋中带着疲惫。金硕珍看着贼心不死的老幺,心情是一言难尽:“怎么试探的?”

“节目上MC问我们如果不作为BTS活动会做什么,我说想卖羊肉串。玧其哥说他也是。”

“So???”硕珍疑惑得眼睛都直了。

“So,四舍五入就等于我们锁了。”

“锁个屁?门都没有。”

一起卖羊肉串=一起经营=一起生活=大概率相爱,这就是标准田氏爱情公式,金硕珍不敢苟同。男大不中留的一天迟早都要来临,只是大哥万万没想到对象是只小他仨月的另一个弟弟。棒打鸳鸯怕是来不及了,现在给热血沸腾的田柾国一根扁担,他就以为自己能撬动某人的心。金硕珍真挚之余还带着几分怜悯,“柾国啊,如果受伤的话,哥会借你肩膀的。”

金硕珍离开后,忙内又陆续收到了哥哥们的深切关怀。

南俊哥说,柾国啊,要不先多恋爱几次再冲击目标。一开始就挑战hard模式你这是玩命还是送命呢。

号锡哥说,柾国啊,我舍不得看你哭,虽然你平时眼泪就有点多。

“我不是,我没有。”田柾国坚决否认。最小的两个哥哥倒是没有泼冷水,塞给他比平日分量更多的零食。“你们怎么也来了。”小田撕开包装纸,忙不迭地往自己嘴里塞,颊囊鼓鼓的像只仓鼠。朴智旻看着士气低迷的忙内,眼睛眯成缝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一传四,四传全团呗。”一旁的金泰亨扑闪着大眼睛补充道:“除了二哥,”他捉起田柾国的手,“被拒和被甩,你选哪一个。”

到底还是来唱衰这段队内爱情的,田柾国腹诽道。Suga哥的名言,爱情就是用来糟蹋的,伤心欲绝乃创作灵感来源。敢情曲子都是蘸着别人的眼泪做出来的,抑或是心口淌下的血。下午训练完毕时田柾国一点儿休息的念头都没有,又跑去健身房举铁。珍哥感叹了一句,年轻人体力真好,就拖着队长吃饭去了。泰亨和智旻打打闹闹紧随其后,走在最后面的号锡问同样步履缓慢的闵玧其:“又不吃晚饭?”“嗯,直接回工作室。”

无论独自在工作室待到多晚,总有田螺姑娘…啊不,兔子少年给他准备饭的。

“吃吧,路边捡的。”

“嗯。”谢谢哦,从两个街区外捡便当过来。

柾国就是这样,明明把密码熟记于心却总是要呼唤哥哥的名字来开门,明明主动示好却要装作若无其事。“不好吃吗?”田柾国摆弄着架子上的手办,长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哥吃得一点都不香。”

“好吃。”

“不好吃别勉强……”田柾国挠挠头,“我不是小孩子,不要觉得拒绝我很为难。”

闵玧其放下筷子,眯着眼与他对视。

“其实我,一点都不饿。”他脸上有似笑非笑、田柾国读不懂的表情,“可是,我喜欢你来找我。”

有些人就是这般神通广大,能把对手搁在秋千上,一颦一笑、一言一语都能搅得人心天翻地覆。田柾国瞬间心跳如雷鸣,忽地站起来走近闵玧其,又被他一个手势制止。

“我喜欢你来找我,”他竖着食指在田柾国眼前晃晃,“但不喜欢他们来找我,说什么你还小,要我对你好一点。”

“为什么被喜欢这件事,我反倒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呢?” 

“先是泰亨,后是珍哥和南俊。不喜欢他们这么说。”

“我想听你说。”

昨夜光怪陆离的梦,哥哥们的叮嘱和玩笑,今天练舞时运动鞋摩擦地面的声音,统统像滴落在练习室地板上的汗水一样蒸发得了无痕迹。田柾国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将短路的大脑重启。午夜前的十分钟,这世界空旷只剩我和你。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突突跳动的脉搏重新归于平静。田柾国把头伏在闵玧其的肩上,一双手爪子轻轻搭着他的腕:“哥哥不开心的话,随时可以踹了我.在那之前,我想……”

在被推开之前,想要珍惜你。照顾你,保护你,宠爱你。

番外一 贝式拟态 Batesian mimicry

忙内为什么哭了呢。是因为得到了哥哥的回应反而更害怕失去吗。第一次亲田柾国的感觉像是吻了快要化成泡沫的一尾人鱼,咸中带苦,还湿乎乎粘嗒嗒的。肌肉结实的双臂狠狠箍紧彼此,闵玧其感觉自己肺叶里的氧气都被挤压殆尽。这窒息般的快感让他情不自禁闭上双眼。“他们都怎么形容我?说我是绝情浪子爱情骗子,只会伤害你?”

“嗯。”

“你信吗,你相信我有这么坏吗?”

“不知道。但是我愿意。”田柾国的大眼睛被泪水冲刷过,显得更加澄澈:“如果伤害我的人是你,我认了。”

田柾国还太年轻,有些事他不会懂。他不会懂是经历了什么才让一个人渐渐心冷如铁,把所有苦楚厌世甚至神经质的一面一股脑写进歌词里。他根本想不到那些流言蜚语都是闵玧其自己杜撰自己传播的,“绝世坏男人”的帽子是自己扣上去的。要对人性多失望,对庸常意义的人生多么不屑才敢这样编排自己。脏水是自引的护城河,不惜自黑也要构筑的自卫屏障——我有毒,你随意。

“柾国,你知道什么是贝式拟态吗?” 所谓Batesian mimicry,即一个无毒可食的物种在形态、色型和行为上模拟一个有毒不可食的物种,从而获得安全上的好处。同理如闵玧其,曾想余生做个清清白白、事不关己的旁观者,故而不惜以恶名隔绝人群。

“不知道……”田柾国停下动作,喘息连连:“我书看得少,不过我以后可以学……”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白得看得清血管的手捧着田柾国红扑扑的脸蛋:“现在,不要停止吻我。”

番外二 看不见的爱人 Invisible Lovers

“智旻啊,今天做了对不起柾国的事。”

“什么啊。”

“我偷偷告诉玧其哥了,不过……”金泰亨心虚道,“他说他早就知道。”

“啧啧,藏得真深,沉得住气,果然是危险的男人。”朴智旻对二哥的敬畏又上了新的台阶。

“玧其啊,My little bunny眼睛都红了。你没把他怎么样吧。”金硕珍为自己可怜的小兔子弟弟抱不平,用宽肩狠狠挤了挤在拍摄现场补眠的室友。

“我还能怎样?看他哭得那么惨,我都让他在上面了。可以说是仁至义尽。”声音慵懒如旧。

“我真是信了你的邪。”以为闵玧其又在犯浑满嘴跑火车,金硕珍头也不回地去找南俊告状了。

田柾国~田柾国~田柾国亲故~摄影棚里回荡着队内气氛制造者郑号锡欢快的声音。号锡左手牵着不情不愿的忙内,右手去捞懒洋洋的二哥:“要相亲相爱呀~练习完一起去吃饭吧~”

闵玧其和田柾国异口同声说:不饿。厚比一脸懵逼的看着突然有默契的两人,心情复杂:一老一小都这么让人不省心,真是的。

单纯的厚比并没有察觉在桌面下,眼神毫无交流两人,骚动的脚趾与脚背互相磨蹭着,用忽轻忽重的触觉交换着旁人无法理解的暗号。

恋爱密事,只有你知我知呀。

番外三 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Call me by your name

田柾国最近越来越皮,每天不请自来溜进天才的工作室抱着他眼皮都懒得抬一下的二哥嘻嘻哈哈,甚至学起了金泰亨的假哭绝招模仿起粉丝的口吻:“闵玧其!你这个危险的男人!呜呜呜……你害我过得好辛苦!”

“疯了吗?”闵玧其一把推开瞪圆眼睛卖萌的兔子,继续盯着屏幕。

认真工作的男人真帅啊。田柾国想着,如果散发魅力是一种罪,玧其哥注定要把牢底坐穿的。偶尔他会追问闵玧其过往秘而不宣的情史,又在对方回答之前忙不迭地解释:“哥不告诉我也没关系,无论过去发生过什么,现在哥有我呢。”闵玧其并不想拆穿他的故作镇定,只慢悠悠地说:“我受过的伤害,比被退回来的歌还要多。”

“天哪。”田柾国比刚交往时老练了许多,却也掩饰不住震惊。

“你在想什么。这些伤害都来自于同一个人啊。”闵玧其看着弟弟露出心疼的表情,不禁露出恶作剧得逞的笑容,“我在忙内心里难道是一个滥交的人?”

“没有没有,只是心疼。”田柾国抱住比自己矮半头的哥哥,连连道歉。

有什么好心疼的,闵玧其大笑:“它是我的缪斯啊,那些恶心人、折磨人的行径,变成了我的经历,变成了我的歌词,变成了我的版权费进了我的口袋。每被下载一次就等于在听众面前扇它一次耳光。”他咯咯咯地笑得毫不掩饰,“没有过去哪有今天?感激还来不及呢。”

恋爱中的人有时候会陷入轻度焦虑,比如田柾国。胡思乱想总是难免的——无论拥抱多少次,无论亲吻多少次,我不曾拥有你的过去。

这个想法偶尔会跟哥哥提起,毫不意外地得到闵玧其这样的回答:

“傻瓜啊。柾国真是个傻瓜。”

“我是傻,真的。”

傻弟弟知道一些聪明的Suga哥所不知道的事。例如,他笑起来很好看。露出白白的牙齿,一点点粉色的牙龈,眼睛弯弯的像刚睡醒的波斯猫,高贵慵懒,那种无法言说又恰如其分的距离感令人沉迷。傻瓜抱着哥哥瘦削的肩膀,轻轻唱着:

Don’t smile on me.

Don’t light on me.

因为我无法靠近你,无法靠近你。

我没有可供呼唤的名字。

“你傻不傻。”闵玧其没有睁开眼睛,就察觉歌词背后的不安。他牵起田柾国的手用舌头浸湿了,直到歌声有了一丝丝颤抖,“谁说没有可供呼唤的名字。”

“Please. Call me by your name.”

“蛤?”

“I’m yours. So call me JK’s Suga.”

柾国,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夭寿啦未完待续啦,天若有情天亦老,写文卡肉死得早!如不填坑请活埋傻逼作者】

评论 ( 2 )
热度 ( 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