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刀手,偶尔也干点别的放飞自我。微博@密林国菜麦当辣 B站@麦当辣是大角鹿 爱佩爱盾冬

【柯TJ,盾冬】请与废柴的我谈恋爱(2)暴♂力……了

前文:  http://maidangla520.lofter.com/post/1d3b13c3_9b5e2e1

TJ的狂怒日记 10月11日雨夹雪

被非法拘禁的第三天。每次禁不住问自己:这日子他妈的还能过得更恶心一点儿吗?!老天的答案总是:是的!你可以!

为了我的小命着想,不得不假装顺从这个大变态、不刮胡子的邋遢鬼,谁知道他会不会一时兴起把我宰了做成熏肠再卖出去……

但是本少爷不会屈服的!等着瞧!

 

TJ恶狠狠地在草纸上画了个张牙舞爪的胡子男,又追加了几把尖刀插在他身上,嘴角眼角都溅出了黑血,旁边还有力透纸背的几个字,“受死吧大魔王”。他的怨气不是没来由的。整整三天都被柯蒂斯支使着干这干那,苦不堪言。以为天气恶劣没客上门就没活干吗?那好,把锅碗瓢盆、桌椅板凳都刷一遍。他在心里用尽毕生所学的脏话把未曾谋面的柯蒂斯全体家庭成员问候了个遍,嘴上仍忙不迭地说着好话。

“是的,老板。”“没问题,老板。”“谢老板。”

“叫我名字就可以了。”

“好的老板。”

“喂……别这么叫我,听起来像在称呼嫖客。”柯蒂斯停下手中的活,颇有些无奈地说:“我说的话,你根本没听进去。”

“老板说的都是对的,一句顶一万句。”TJ把气都撒在那刷了好几遍的锅上,令人不悦的、洗碗布摩擦铁器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小店。

 

晚饭又是煮得稀里糊涂,令人作呕的炖菜。连吃三天打嗝都是这个味儿,真真是受够了。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对面坐着两个亲密无间的人,吃得津津有味。

喂喂!你不是被这个金发大个子绑到这家黑店里来的么?怎么这么快就成有说有笑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了?还他妈互喂食物?成心让我吃不下饭是吗?!TJ小算盘打得叮当响,还想找机会跟这个叫巴基的“受害者”窜通起来反抗,没成想竟然出现这种反转剧情……TJ气得紧紧攥着勺子的手都在颤抖。他不得不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眼前这盘糊状物上,余光依旧免不了受到强烈粉色光芒的戕害。

“他们总是这样,你习惯就好。”柯蒂斯好像看穿了TJ的心思,又给他加了一勺热腾腾的炖菜。“小屁孩乖乖吃完,不许剩。”TJ无声地做了个“混蛋”的口型,一仰脖子,整碗囫囵吞了下去。

 

巴基蹲在厨房逗弄两只吃饱后犯困的小猫时,TJ忍不住开口了:“喂,你叫巴基对吗?”

“嗯。”巴基嘴上应着,眼睛没离开那两团小毛球。

“你生病了。”TJ一副恨铁不成钢,忧虑得不得了的表情:“脑子有病,病得还不轻,你这么顺从绑架者不会有好结果的,快醒醒!跟我一起找机会逃出去啊!”

“谁是绑架者……”巴基显然有点困惑。

“那个用手铐铐着你,把你抓来着破黑店,刚才又喂你吃东西的坏人……。”

“史蒂夫?不,你误会了。他是好人,是最好的人。”巴基侧过头来,大眼睛在暗暗的角落里显得特别亮。他一改之前爱搭不理的态度,变得健谈起来:“我认识他,我从小就认识他。他一直都在保护我,绝不会伤害我。”

从小就这样?!这家伙受虐的历史还挺悠久啊!TJ不认命地企图说服他:“可是那天,你们绑在一起……他拿手铐……”

“即使没有手铐,命运也会把我们绑在一起。”大概是错觉,TJ仿佛看到他嘴角微微上扬,掠过一丝笑容。

巴基小小的一个表情就把TJ打击得心如死灰。逆来顺受,没有一丁点儿反抗意识,绝对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没跑了。得出这个结论后,他只得含恨放弃这个潜在的“盟友”,一心一意盯着洗碗池里的刀叉发呆:奴役可怜劳工的黑店大魔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SM夫夫……这破店除了两只流浪猫,没一个脑筋正常的生物,要活下去只能靠自己啊!

 

夜深了,TJ紧紧地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听着雨水混合着小冰晶敲打玻璃窗的声音,止不住的叹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哪怕在夜总会里弹琴卖唱也好过跟仨变态住一屋!等寒潮过了,我他妈一定要离开这里!

“小鬼。”

“什什什什么?”“大魔王”冷冰冰的声音让TJ条件反射般地打起寒战。

柯蒂斯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床头,粗糙的大手死死地摁住他的肩膀。TJ觉得自己冰冷的皮肤快被这双手传递来的温度灼伤了。他没有说话,每一个动作都传递着这样的信息:禁止反抗,绝对禁止。

睡衣那丁点儿厚度根本形同虚设,TJ觉得自己根本就是一丝不挂地曝露在对方眼皮子下,被触摸,被检视,被羞辱,却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这些天来,除了各种体力活,他还学会了另一件事,那就是跟柯蒂斯讨价还价是徒劳的。在他的地盘上,服从的反义词就是死。

流连过多少陌生人的床,早把调情当做家常便饭,自诩情场高手的人也控制不了来自身体的本能——他雷鸣般的心跳仿佛地震的震源,带着整个身体都地动山摇。他惊觉自己原来也是有羞耻心的。那双手抚过他的胸口,后背,又往前游移扫到了下腹部。TJ大脑一片空白,惊吓得忘了闭上眼睛。

柯蒂斯整个身子靠了过来,把TJ圈进怀里。

他有点困惑了。这头巨兽明明有一把扯碎他的力量,为什么非得在这种时刻施舍于事无补的柔情。

方才还紧张得屏息凝神的TJ,被这突如其来的温柔对待弄得不知所措,愣愣地在对方的怀抱里喘息着。原来他并不像看起来那么邋遢,身上有股淡淡的、像是薄荷烟的味道,并不让人讨厌。

万万没想到,柯蒂斯的手又向他腰后滑去。TJ欲哭无泪:该来的还是会来啊。他第一次痛恨自己长得英俊,任是谁都想占他的便宜……不敢冒着被杀的风险还手,他的身体抖得比刚才更厉害了。

 

“谁允许你这么干的?”柯蒂斯从TJ身上掏出一把餐刀。“别以为我没看见你洗碗的时候偷偷摸摸藏东西。”

这下轮到TJ懵了。你他妈逗我?刚才本少爷被你摸了个遍,你敢说你只是在搜身找东西?!无耻!下流!衣冠禽兽!

“我,不允许这种事再发生。相信这种事不会有下一次。”柯蒂斯晃了晃手中的餐刀:“小鬼,不管你想达到什么目的,在我这里,使用暴力是行不通的,除非你想见识更强大的暴力。”

“还有,巴基没有生病。他和史蒂夫彼此相爱。他们所经历的一切,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不要急着去否定你不了解的事情。”柯蒂斯捏住他的下巴,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是不容置疑的语气。

TJ嘴都忘了闭上。不仅失去了盟友,还失去了唯一的武器。他不知道自己还要被困在这地狱里多久。 


评论 ( 45 )
热度 ( 1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