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刀手,偶尔也干点别的放飞自我。微博@密林国菜麦当辣 B站@麦当辣是大角鹿 爱佩爱盾冬

【盾冬,芽詹】眠狮与鹿 第二章


请忽略鱼唇的防河蟹配图。鹅说“要有肉!”于是第二章就有肉

前文:第一章

—————————————————————————————

眠狮与鹿 第二章

“Sir, you're no gentleman.(先生,你可真不是个君子。)”

“And you miss are no lady.(小姐,你也算不上是淑女啊。)” 

——《Gone with the Wind》

“你……是在威胁我吗?这不是你的风格……”巴基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史蒂夫,我知道你……我是了解你的。你不会趁人之危的对吧?”

史蒂夫没有立刻接话,轻轻拉起巴基的左手搁在鼻子下,用嘴唇来回摩挲他的指关节。“你觉得呢,你觉得我不会?”

“恩……你是我见过最正直、最体面的人。”那个平时总是意气风发神采飞扬的omega感受到体内来势汹汹的一股热流,难为情地别过头去。

“再正直体面的人,也会有私心的。巴基,巴基……你看着我。”史蒂夫凑得更近了,双手扳过他的脸,“我也是有私心的。比如现在……我希望你能看着我,只看着我。”

巴基觉得自己像一只被雄狮驱赶到悬崖尽头的猎物,无处可逃。他不敢抬头直视狩猎者的眼睛,他知道闯入对方领地挑衅的下场。

“我喜欢你,一直喜欢你。你从来……从来没有察觉过吗?还是,你根本就没把我当成一个alpha看待过?”史蒂夫自嘲地笑笑,“也是。我这个样子,连自己都顾不好,怎么有资格当一个合格的伴侣,保护你,照顾你?”他无限留恋似的轻抚心上人的脸颊:“对不起,是我太过分了。我这就,这就把药还给你。”

 

史蒂夫掰开巴基攥得紧紧的拳头,把那枚白天抱在一起嬉戏打闹时从他口袋里顺走的小玻璃瓶放进已经满是汗水的手心。“你在流汗,吃了药多喝点水,早点休息吧?”他抱了抱他,忙不迭地安慰着。

“巴基对不起……你要去哪?!”巴基挣脱了他的怀抱,一摇一晃地走向阳台,使出全身最后一点儿力气把药瓶子砸了出去。史蒂夫看着他抽搐的肩膀,又是后悔又是心疼。

“谁说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alpha?”他转过身来,眼泪夺眶而出:“一直、一直以来拒绝我的,不是你吗?”

史蒂夫从没谈过恋爱。但无论多么缺乏感情经验的人,面对爱人泣不成声的控诉还不采取实际行动的话,那绝对该被千刀万剐。是的,他拒绝他开玩笑式的亲热,他拒绝他一起同住的邀约,他对他的热情视而不见,对他的挑逗充耳不闻,彻头彻尾一个不解风情、顽固不化的“木头墩子”——这个比喻糟透了,但他欣然接受巴基的谴责。此时此刻,这种口齿不清、含嗔带恨的抱怨无比动听。

“我爱你。”他不断地吻着巴基被眼泪打湿的脸颊和嘴唇,品尝着咸中带苦的滋味。哭过的眼眶红红的,残留着泪花的大眼睛更清亮了,比微笑时更楚楚动人。

史蒂夫承认自己的激将法使得有点过了,半是抱半是推地把巴基扶到床上休息。巴基看上去快要虚脱了,只剩下咬紧嘴唇的力气。“药没了,怎么办?现在是不是难受得厉害?对不起……”

玫瑰色的嘴唇紧闭着。过了半晌才气若游丝地应了声:“史蒂夫。”

“恩?”

“没了药,还有你。”他的声音微弱却清晰:“我不要抑制剂,我要你。”

 

这是一个邀请,是一个肯定。在爱人离开的前夜,他终于等到了。“这样就不算趁人之危了吧。”他俯身亲吻巴基汗湿的额头,亲吻他亮晶晶的眼眸和颤动的睫毛,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

“闭嘴。废话留着以后再说……”巴基心一横,狠狠地咬了史蒂夫不怀好意上扬的嘴唇。


小鹿最终还是义无反顾地跳进了狮子的陷阱里。

说真的,他都有点佩服自己勇气可嘉。这个时候心底竟然有种没来由的喜悦,想微笑,想尖叫,想尝试从未做过的事,想和眼前这个人经历一场“华丽的冒险”。汗湿的手拂过他的金发,像小鹿一样用湿润的鼻子蹭着狮子金色的鬃毛。他们停止嬉戏,放弃追逐,第一次在深夜昏昏欲睡的灯光下审视彼此。“我恨你。”猫科动物这种戏谑的天性,连猎物也要当做玩具似的捉弄个够才享用,巴基对此嗤之以鼻,却又乐此不疲。他心底清楚得很,从很久之前开始,就喜欢上了。他缴械投降,放弃抵抗,唯有报复性地把混合着眼泪和汗水的体液胡乱地摸在史蒂夫身上。史蒂夫下巴上短短的胡渣摸着有点硌手——他的小狮子长大了。“我恨你。”

看肉点这里

链接点不开就私信po主吧 科科

释放脑洞乳齿艰难 这个世界真的太~脏~了~



——————————————————————————

不上厕所憋出来的肉,观众姥爷们请海涵。

渣文笔就不解释啥了,本文主要是介绍了一种以退为进的谈判手法,扮猪吃“鹿”,肥肠好用。 @眠狮星鹿.  @AnB 芽詹爱好者抱紧我!再过两章芽就变盾了,且日且珍惜~

PS:关爱po主请不要投稿到 【雷文吐槽中心】……

评论 ( 12 )
热度 ( 1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