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刀手,偶尔也干点别的放飞自我。微博@密林国菜麦当辣 B站@麦当辣是大角鹿 爱佩爱盾冬

【盾冬】三十六计拿下总裁(一发完)

 @冰糖炖冬梨 生快!送给太太的点的双总裁+肉,参照电影设定,

蜜汁结局2333

——————————————————————

1、打草惊蛇

“为什么拒绝?”史蒂夫背靠着办公室的门,手里攥着一个黑色的小盒子。

“并购会让贵公司的市场份额进一步扩大,有妨碍竞争和垄断的嫌疑——联邦贸易委员会可盯呢。即使侥幸成功,司法部反托拉斯局也不会放过你。”巴基盯着新一季的报表,头也没抬一下。

“别装了,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不是我的公司并购你的公司,是我……”史蒂夫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又指了指对方:“并购你。”

“罗杰斯先生,我认为这个词,用在个人而非机构身上并不妥当。”巴基还是不为所动。

“好吧,那我换个说法——我娶你,我要跟你结婚,与你同命运共患难。”史蒂夫踱到办公桌前,单膝跪下:“其实两个人的结合跟两个机构的兼并没有本质区别,都需要做尽职调查深入了解,权衡利弊,最终达成一致……巴基,这是最优方案。你不会失去最好的朋友,还会多一个忠诚的伴侣。”

史蒂夫真诚的蓝眼睛和他手中钻石戒指一样闪烁动人,有那么几分钟,巴基也恍惚了,好像看到那个来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第一次主动把钥匙交到他的手里:“来我家吧”。

“如果我们发生过于亲密的关系,我是说,法律上的关系——”巴基嗓子有点哑,刻意回避掉那两个敏感的字眼:“执法机构有更大的几率重点‘关照’咱们的事业,怀疑两家公司私下约定限制价格、分割市场的协议之类……”

 “去他的执法部门,去他的垄断协议!我请得起最好的律师,应付他们的调查不在话下。”面对巴基的借口,史蒂夫顿时气结。

“注意措辞!”巴基笑了:“难怪托尼说你最近越来越放肆了,一点儿也没有以前那个受人尊敬的‘美国偶像’的样子。”

“那是过去!现在我跟他一样,是生意人。”史蒂夫也跟着笑起来:“巴基,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你还有别的顾虑吗?”

“顾虑……倒没有。只是觉得很不真实。再给我点时间,好吗?”

史蒂夫总是无法拒绝他的要求。

 

2、抛砖引玉

史蒂夫盯着google的搜索结果,在电脑前枯坐了半个小时。“‘恐婚’是一种很有代表性的现代社会心理疾病。社会舆论对婚姻生活的负面宣传是‘恐婚症’的发病原因之一,媒体经常就如何处理婚姻关系进行各种讨论,这种社会氛围使尚未走入婚姻的人们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

“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娜塔莎不知什么时候抱着一堆文件凑到他身边。

“进来之前不会敲门吗!”

“我敲了,可惜总裁大人耳背没听见。”娜塔莎瞟了一眼屏幕戏谑地笑道,“提醒您一句,有些问题可不是靠搜索引擎就能解决的。”

史蒂夫叹了口气:“我倒是要请教你的高见。呃……以你的见解,什么样的人,才算得上合适的结婚对象?”

“没那么复杂。其实无非是生活习惯相似,价值观相近,性生活和谐。概括起来就是——吃得到一块儿,想得到一块儿,睡得到一块儿,呵呵呵……”娜塔莎笑得更欢了,调戏思想古板的老兵是她最大的乐趣。

“……哦。”史蒂夫若有所思,手不自觉地又伸向了键盘。

“你敢google‘性生活和谐’几个字试试!别让我瞧不起你!”娜塔莎操起还没签字的文件就往他脑袋上砸去。

 

3、欲擒故纵

史蒂夫揣着娜塔莎的“锦囊妙计”上路了。

他们约了常去的那家餐厅。两人的工作都很忙,从来对吃的都不讲究。“我喜欢可以一边看书一边吃的东西。”巴基一手抓着薯条往嘴里塞一手翻着书说。史蒂夫嘴上附和着,右手在桌下捏了捏拳头:“吃得到一块儿,达成!”

“你怎么不吃?都凉了。”巴基鼓着腮帮子催促他。

“呃……事实上,我在考虑一些事情……”史蒂夫慢吞吞地划拉着盘子里的菜,“抱歉,上次是我太鲁莽了。我不该逼你的。”

“用不着道歉……”巴基笑起来嘴角弯弯的。

“我想你是对的,作为领导者确实应当考虑周全。而且……我相信我们的感情,不会因为少了一张证明就被否定。”史蒂夫摩挲着口袋里的戒指,柔声说。

“是啊……经历了这么多,我们还在一起。七十年过去了。史蒂夫,我们真的抵达了‘未来’。”巴基伸出手,在桌下握住了史蒂夫的拳头:“我会一直陪你到最后的,哥们。”

他的手是温暖的。他不再被当做武器,派不上用场的时候就藏在冷冻箱里。史蒂夫突然明白,巴基所谓的“不真实”是什么——他的巴基不是贪心的人。劫后余生、斯人犹在,已经是最大的幸运。如果幸福是一个定值,那么他们愿意不再苛求更多,不再挥霍,守住细水长流的这一刻。

史蒂夫举起酒杯:“那么,敬‘未来’!”想得了一块儿,再得一分。

“敬‘未来’……”巴基连喝了几杯,脸上有一些红晕:“那,戒指你打算怎么办?”

“再说吧。”史蒂夫笑得有点暧昧。

 

4、反客为主

“我送你回家吧。”巴基走路有点摇摇晃晃的,史蒂夫赶紧扶住他的肩膀。

“没事……我跟你一样……也是有血清的人……”嘴上这么说,身体却好像不受控制似的倒了下来。

史蒂夫忙把他塞进副驾驶,开车来到巴基的住处。从门口第三个花盆底下翻出大门钥匙——巴基跟他有一模一样的习惯。比照顾醉鬼更难的事莫过于给他们换衣服——贴身的衣物就跟长在身上的皮一样费老劲儿才能扒下来,还时不时得吃下几记没长眼乱挥的拳头。好不容易把巴基脱光了抱紧浴室冲洗,他非得像无尾熊一样攀在史蒂夫身上——两人都湿透了。

史蒂夫抱着巴基,轻轻抚摸着他的背:“我一直想这样抱着你,终于实现了……竟然是在你神志不清的时候。”

“我们……我们没抱过么?”巴基说梦话似的呓语。

“抱过,可是没有像这样……”史蒂夫的衬衫湿透了,结实的胸肌顶着巴基光裸的皮肤。


一大碗,不是素菜


巴基恍恍惚惚地梦见自己又在天空母舰上打了一架。只不过这次被摁在地上的人是他。

 

醒来之后,指针已经指向十二点。“亲爱的,终于肯醒了。你要继续睡下去,我就得想别的办法唤醒你了……”湛蓝的眼睛笑得弯弯的。

“我下午还要开会……”巴基咬牙坐了起来,发现手上套着上次看到的戒指。

“对不起,我很过分。我不该把你灌醉……让我用整个后半生赎罪吧。”史蒂夫拉起他的手,认真地印下一个吻。

 

5、瞒天过海

婚前,巴基的单身派对上。

“哎,恭喜你嫁为‘人夫’啊。”娜塔莎笑着来敬酒。

巴基豪爽地干了一杯:“自己人,咱们喝个尽兴!”

“滴!”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是史蒂夫的短信:“少喝点,别醉了。不舒服的话我来接你。”

娜塔莎和巴基忍不住大笑起来:“呆子,哈哈哈哈哈哈……”

————————————————————————

记一个隐藏酒量的心计冬。

原本有个双总裁相亲的脑洞,可惜太长,有人看的话留着以后慢慢写2333

评论 ( 5 )
热度 ( 2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