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刀手,偶尔也干点别的放飞自我。微博@密林国菜麦当辣 B站@麦当辣是大角鹿 爱佩爱盾冬

【柯王子】相亲(1)~(3)

暖男柯蒂斯x忧郁小王子杰克……相错亲嫁对郎?PS:约瑟夫是列王传里杰克的对象

(1)

车窗里,映着出一张生无可恋的脸。

那日被未婚妻撞见与保镖调情,拉链都扯开了一半,她还能熟视无睹、淡定自若地试婚纱,试菜,筹备婚礼。好吧,如果这个女子愿意以后半生的自由为代价满足虚荣心,那么爱情在她心中也许一钱不名——杰克安慰自己说这没什么,不过是形婚而已,一场交易。

 

他对可以喝酒纵情的场合来者不拒,唯独这次——自己的单身派对,感到前所未有的厌烦和抵触。打发了随身的保镖和车队,独自一人在大街上晃荡。杰克经过以前常去的那间酒吧,侧过身躲开张牙舞爪的醉鬼,停住了脚步。过去无论在这儿玩得多晚,总有人在这个巷口等着自己。

 

“约瑟夫!你是约瑟夫吗?”一个高高壮壮的男人突然出现截住他的去路,表情有些严肃,脸上带着可疑的红晕。杰克听对方呼唤着自己已故恋人的名字,不由得有些恍惚。他想澄清,却犹豫着张不开口。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我是柯蒂斯,你的朋友们应该提起过我……”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本书递到杰克面前,“喏,《爱是一种信仰》。我们的见面暗号——”

 “爱情使顺从变得容易,令牺牲变成甜蜜。它是希望是信仰,是黑暗深渊里仅有的波光涟漪。”他脱口而出。《爱是一种信仰》,约瑟夫以前的枕边书,兴致来了还非得在睡前给杰克念一段。每次,他都不耐烦地转过身去把这些无病呻吟的诗当做温存后的催眠曲。如今斯人已去,那温柔诵读的字句突然在心里翻江倒海,愈发清晰。

 

“一字不差!”柯蒂斯有些不好意思,“我还没读透这本书……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别的方式了解彼此。”

 

(2)

等杰克回过神,已经被柯蒂斯捉着手腕拉进车里。

对方手劲儿大得让他怀疑自己被绑架了。“你……你是谁?”

“再次介绍自己,我是柯蒂斯,你的‘相亲’对象。”他打开车载音箱,《Moon River》在狭小的空间里回荡,温柔的女声和窗外嘲杂的喇叭声交织在一起,有种不真实的错觉。

“什么时候开始gay圈也兴起这种烂俗的把戏了……”杰克按耐不住内心的嘲讽翻了个白眼,大声问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看电影!”柯蒂斯的声音听起来无比愉悦,“带你去开心开心!”

 

事实上,杰克一点都不开心。

他的狐朋狗友还蒙在鼓里。这些人完全无法体察当事人所受的折磨,以为新欢能冲淡失恋的痛苦,还张罗着给约瑟夫相亲,寻觅下一个对象。皇室用尽手段压下了这个消息。除了杰克,没人知道他的秘密恋人在王子大婚前夕已经自我了断。

 

“约瑟夫,跟我说说你的上个约会对象……”柯蒂斯的声音打断他的持续了一路的懊恼,“我听他们说了,挺帅,活儿挺好?”

“呃?!咳咳……还行吧。”杰克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不过是个混蛋。这狼心狗肺的东西竟然抛弃你,跟别的女人订婚。”

“他没有……”没有什么,没有心口不一,还是没有始乱终弃?杰克说出来自己都觉得嘴软。

“你真是个善良的人,都这种时候了,还帮他说话。对了,你知道这本书里我最喜欢哪句话吗?”柯蒂斯把车停好,非常绅士地替杰克拉开车门,“FUCK THE PAST, AND KISS THE FUTURE.”

 

(3)

柯蒂斯包下了一个小小的电影放映厅,墙上贴满了各色最新电影海报,最显眼的是昆汀的《八恶人》。“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些,你喜欢怀旧一点儿的,我也是……”

《一夜风流》,接着是《蒂凡尼的早餐》。斑斓的光影在荧幕上流动,杰克的眼睛突然有点湿润。他和约瑟夫,他们从未一起看过电影。他痛恨自己,痛恨过去从未留意过的、爱人的种种喜好,如今被一个陌生人无微不至地照顾着。

“第一次约会这么做显得有点失礼,不过,我觉得你需要这个。”轻轻地揽住杰克的肩膀,让他把头枕在自己身上。颈窝被呼出的热气弄得痒痒的,柯蒂斯知道他哭得更凶了。

“哭吧,哭吧,那个负心汉听不到的……”他用手指拨弄着对方卷曲的褐发,抽泣声在月亮河的浅吟低唱里断断续续。

柯蒂斯自作主张关掉了没看完的电影。昏暗的放映厅里顿时只听得见两人的呼吸。“我也失恋过。在我们还相爱的时候,他就从来没有在人前提起过我的名字。”他握住杰克试图揉搓眼睛的手,“可别认为掉眼泪是件可耻的事儿。那些会笑话你的人,根本就没爱过。”

他吻过杰克的湿漉漉的脸颊,把他拥入怀中。“他们从来没有那么卑微地、那么无私地去爱过一个人。他们斤斤计较每一分付出和回报,他们压根输不起。一群胆小鬼,有什么资格笑话你?”

每一句话都像耳光狠狠地抽着杰克的脸。杰克边哭边口齿不清地叫喊着,不住地用脑袋向前排的座椅撞去。柯蒂斯赶紧用手护住他的额头,却被他的蛮劲带着摔坐在地上。

“有没有摔伤?傻孩子,有些人离开你、放弃你,你得自己成全自己啊……”待他发泄了压抑已久的狂躁渐渐平静下来,柯蒂斯从夹克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上,吸了几口递给对方,“你需要的,只是时间。”

杰克接过烟,盯着忽明忽暗的烟头一点点化为灰烬。“你用了多久?”

“两年。”柯蒂斯突然笑起来,“零十三个月又十一天。我说过,我也是个恋旧的人。不过我确定,这个时间不会更长了。”

“为什么……”

“你是真笨呢还是在装笨?因为——”柯蒂斯一把撸下自己的毛线帽,往杰克脑袋上拍去,“相亲也没想象中那么不靠谱不是吗……我是说,我喜欢上你了。”

杰克得到一个充满浓烈卷烟味儿的吻,络腮胡刺刺地碾过他光洁的面颊和下巴。如果不是被渐渐燃尽的烟蒂烧疼了手指,他会以为自己在梦里。柯蒂斯见他呆呆的没有反应,又意犹未尽地吻了吻他的嘴角。酱油色的幽暗灯光下,那双微带笑意的蓝眼睛格外真诚。

 “哎……真不敢相信,有人为了王位辜负你,有人舍得你为他泣不成声……”他叹了口气,像是在自言自语,“你真好看,连哭起来都那么好看。很多人都这么说过吧?”

“并没有。”回想起来,他还没有过在人前哭得如此歇斯底里。

“我希望,还能再见到你。我希望,还有下次约会。”柯蒂斯声音低低的,很谨慎地提出自己的请求,“当然,这由你自己决定。”

 

“如果,我说不呢?如果……你再也见不到我。”杰克问道。

“那大概这一次,我得花一辈子的时间,去忘记你。”

(未完,快饿死的po主吃饭去了ORZ)

评论 ( 28 )
热度 ( 134 )
  1. Ja+evanstan密林国菜麦当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