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刀手,偶尔也干点别的放飞自我。微博@密林国菜麦当辣 B站@麦当辣是大角鹿 爱佩爱盾冬

【柯王子】After 17(pwp一发完)

外国贵族柯蒂斯x诱惑小王子, @拖拖 点的情趣梗,有种玩脱了的感觉…

————纯洁の分割线————

柯蒂斯倒在柔软的大床上,盯着厚重窗帘上繁复的花纹叹气。

“尊贵的王子殿下,您还想在那儿躲多久?” 

杰克慢悠悠地从窗帘后探出半个头来,眼睛弯得像月牙一样:“我不知道舞会什么时候结束,只好在你的房间等。”

“到这儿来。”柯蒂斯坐起身子朝他摆摆手,将小心翼翼靠近的小王子一把抱进怀里。今晚的舞会是特意为最得宠的公主举办的,杰克连出席的资格都没有。老国王说,跟我的侍卫眉来眼去就算了,还想把脸丢到国外去吗?那些尊贵的客人可不想在酒窖里撞见你跪在地上干着什么龌龊事。

“在父王眼里,只有姐姐的终身大事最重要。”杰克做着鬼脸,难掩脸上落寞的神色:“他总把我想得那么糟糕。”

“那,事实上有多糟?”柯蒂斯一只手捏起他的下巴,挤出媚人的小凹槽,“比起当时遇见我的时候呢?”那年,杰克刚满十七岁。柯蒂斯想起当时借着酒劲敲开自己房门表白的小屁孩,忍不住大笑起来。“吐了我一身不算,连我的行李箱都不放过,第二天差点光着屁股去觐见贵国元首……”

杰克甩开他的手,把头扭到一边,闷闷地吐出几个字:“才没有。”

 

“才没有什么?”

“没醉过。”杰克垂下眼睛,又小小声地补上一句:“也没亲过别人。再也没有。”

 

故作嗔怪的语气更让柯蒂斯心生怜爱。骄傲的王子是在委婉地向他宣示,一年多来他对他心如磐石,守身如玉。“我知道,我相信你。”柯蒂斯说。

“舞会怎么样?我姐姐,今晚一定很美……”杰克靠着柯蒂斯的肩膀,有气无力地问道。

柯蒂斯用手指描绘着爱人秀气的眉骨,丰润的脸颊:“美则美矣。她不是你。”

 

“只要米歇尔在,我就跟空气似的——她偷走了父亲对我的宠爱。”

这种吃味的话从杰克口中说出,不闻嫉妒的酸腐,倒还带着几分孩童的天真。柯蒂斯刮刮他的鼻子,嘲笑他的孩子气。

 

“不过,我也偷走了她的……”杰克吃吃的笑着,拉出衬衣的下摆,露出一点点红色的蕾丝,“没想到姐姐的衣柜里,还藏着这种的东西。”

啊好单纯好不做作好特别的一碗菜(才怪)


“我希望我每天早上睡醒后,第一眼见到的人,都是你。”

“我也这么想……自从我十七岁那天起。”小王子恍惚中听见爱人真诚的表白,睡梦里都笑得甜蜜。他伸出自己的小拇指:“拉钩,一百年不许变……”

“傻孩子……”柯蒂斯欣然接受,还极其认真地对上了彼此的大拇指,“骑士将用一生的忠贞,回报您的爱与勇气。”

 

“一步一步走过昨天我的孩子气

  我的孩子气给我勇气

  每天每天电视里贩卖新的玩具

  我的玩具就是我自己

  自从那一天起我自己做决定

  自从那一天起不在意谁的否定

  自从那一天起听我说的道理

  When I am after 17…“

————纯洁の分割线————

米歇尔:赔我衣服啊坟蛋!(╯‵□′)╯︵┻━┻


评论 ( 21 )
热度 ( 1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