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刀手,偶尔也干点别的放飞自我。微博@密林国菜麦当辣 B站@麦当辣是大角鹿 爱佩爱盾冬

【柯王子】相亲(7)~(10)完结!HE!

上期和上上期内容:(1)~(3)  (4)~(6)

亲们元宵节快乐!值此佳节必须填坑并且献上一些肉渣!

暖男柯蒂斯x忧郁小王子,结局当然是HE,互相温暖、幸福地在一起…列王传里小王子可怜的前男友约瑟夫也给他一个好一丢丢的结局吧!

————正剧の分割线————

(7)

柯蒂斯放弃了原计划。他知道让不省人事的王子被发现深夜与陌生人同住在外,对彼此都是最糟糕的决定。他连闯了几个红灯,慌不择路地把杰克带回自己家里。

愚蠢至极,荒唐透顶。柯蒂斯在心里翻来覆去地咒骂自己竟然没认出王子尊贵的出身。他比报纸上好看多了,脸颊上瘦削得没有一点多余的肉。一点都不像风言风语里描述的那样桀骜不驯、玩世不恭,他只让柯蒂斯想起年少时被至亲抛弃的自己,苍白又孤独。

柯蒂斯手忙脚乱地将杰克安顿好,躲进浴室拨通了老友的电话。

“尼克,是我。今天我没接到约瑟夫……”

“柯蒂斯,我正像跟你说这事儿呢!都不知咋开口啊哥们……实在抱歉,约瑟夫好像出事了。”

“他怎么了?”

“好像出意外了,明日出殡。没想到会这样……”

“约瑟夫他……”

话没说完,一个黑影向他扑来,手机应声而落。“约瑟夫,约瑟夫!”一听到这三字咒语,杰克竟像失了魂一样。烧得神志不清的他,嘴上喋喋不休地呼唤着恋人的名字,“他没了,没了……”

柯蒂斯忙抱住他,安抚哭闹的幼儿般反复抚摸着他的脊背。那垂死野兽般的哀嚎好似有千斤重,压得柯蒂斯喘不过气。

忽然间,柯蒂斯理解了他的悲伤,他的茫然。杰克和约瑟夫曾秘密相恋,却永世不能公开——如两条直线短暂相交之后,注定渐行渐远,不是生离,就是死别。

 

他的婚礼,就是他的葬礼。一个人的黯然离场,谱写了另一个人喧闹喜宴的序曲。

 

(8)

汗湿的头发乱糟糟地贴在额上。杰克浑身筛糠似的颤抖,面色狰狞,目眦欲裂。哀痛到极端也不过如此——眼泪榨尽了,便只能干呕出可怜的胃液。

柯蒂斯替他除去衣服,打开莲蓬头冲刷这具被悲伤掠走灵魂的躯壳,冲刷过去几小时里荒诞如梦的记忆。过去的关系里,王子显然不是被动的一方,今夜却主动纡尊降贵委身于他。是的,他利用了柯蒂斯,如愿地做了一回“约瑟夫”,那个曾经任他予取予求的“约瑟夫”,绝口不提,也永远失去的,“约瑟夫”。

 

失去你后再变成你,这该是多么残忍的怀念方式啊。

 

“就在刚才,我还不知道是杰克的时候,”柯蒂斯努力挤出一个带着安慰的笑容,“真想把你拐到酒店的浴室里再来一发……”水汽缭绕,温度升高的环境,本是极具挑逗意味的。“但是真到了这鬼地方,我就不想上你了,一点儿也不。”他小心地避开杰克的伤口,温柔地替他打上泡沫:“我只想抱着你,安慰你……保护你。”柯蒂斯拨开他额前沾湿的乱发,虔诚地吻了吻他的额头。

 

“你,相信命运吗?”柯蒂斯问道。

 

(9)

元宵节戳这里吃吃肉汤圆(科科)


(10)

杰克不记得自己是怎样被抱到了柔软的床上,也不记得有人替他清理了身体换上干净的衣服,甚至体贴入微地为他吹干了头发,让他第二天一点儿都没受到头痛的困扰。一个毛茸茸、刺痒痒的吻唤醒了他,他不耐烦地卷了被子翻个身继续睡时,背后的人毫不犹豫地把他抱得更紧了。

Good morning, sleepyhead. 声音低沉中带着无法掩饰的愉悦。

 

睡前这个不刮胡子的臭家伙问我什么来着?……相不相信命运?

我才不相信命运。可我会试着相信你。

THE END

 

后记

一段视频被发送到各大主流媒体后引起轩然大波。王子单方面宣布放弃继承王位,也放弃皇室身份,原定的盛大婚礼随即成了泡影。

“没有心爱之人的陪伴和支持,我断不可能圆满履行为国效力的义务。于心有愧,愿归权于有德之人……”柯蒂斯语气夸张地念着手机上的新闻,眯着眼打趣专心侍弄花草的杰克:“你们上流社会都这么不说人话?一个个拐弯抹角、佶屈聱牙的……”

 

杰克笑笑,没有接话。墓碑上的少年笑得一脸灿烂,一如杰克亲手种下的、含苞欲放的紫色风信子。

 

亲爱的约瑟夫。

对不起。谢谢你。谢谢你教会我爱,谢谢你把他带到我心里。 

————纯情の分割线————

紫色风信子花语:对不起。

完结撒花!接下来要写盾冬《制造杀人犯》了。坐冤狱的冬和奋力为他洗脱罪名的盾……九头蛇在巴基失去自主意识时“制造”的“杀人犯”和政府因惧怕冬日战士力量、诬陷他坐冤狱而“制造”的“杀人犯”……等等

评论 ( 10 )
热度 ( 117 )
  1. Ja+evanstan密林国菜麦当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