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刀手,偶尔也干点别的放飞自我。微博@密林国菜麦当辣 B站@麦当辣是大角鹿 爱佩爱盾冬

【柯王子】衣冠禽兽(1)~(2)

神秘作家柯蒂斯x黑公关杰克

(1)You know I’m no good(“你知道我不是啥好鸟”)

杰克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位不速之客。

“当红作家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柯蒂斯径直走向他的办公桌坐了下来:“你向来消息灵通,不如你来告诉我?”

“我开的是公关公司,想必您碰上了一些不太光彩,又不想公开的事情需要我们善后……”杰克眯缝着眼,抛出一个暧昧的笑容,“随时为您效劳。”

“一个女粉丝来找我。然后,发生了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柯蒂斯把他殷勤递过来的咖啡推到一边,面无表情。

“哇哦,所以你犯了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误?”杰克脸上依旧堆满了笑:“没关系,能理解,都是男人么。我们可以制定一套方案,让当事人闭嘴,让这个消息永不见光。”

“不,你不理解。”

“先生,既然您选择了我们,最好给予充分的信任……”

我得纠正你三个错误——第一,不是我选择了你们,而是你们选择了我。”一直揣在上衣口袋里的手一挥,一道银光闪过——一把带血的刀稳稳地钉在距离杰克右手手背不足五厘米的位置。

“人之将死,其言也真。”柯蒂斯盯着吓得脸色发白的杰克,好像秃鹫盯着苟延残喘的猎物:“那个女孩儿叫什么来着?莉莉,薇薇安,还是莉莲?她告诉我,她的老板——也就是你,利用她为诱饵,设的这个局?”

“不,先生,这一定是个误会……”寒意迅速席卷了他的全身,成千上万个毛孔都在剧烈地收缩。

“嘘……”柯蒂斯晃了晃食指,又放到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杰克立刻识时务地停止辩解——柯蒂斯的眼神平静如死水,比暴跳如雷更让他胆战心惊。

“你想说你对这件事一无所知,你的职员只是为了你们这个公关公司的业绩不择手段,还是想说对方被我刑讯逼供、走投无路只好栽赃你?”轻松预测了对方慌乱之下可能编造的借口,他掏出手机,点开相册的第一页放到杰克的办公桌上:“我要纠正的第二点是,不要自以为你能理解,我所谓不应该发生的事是什么。”

 

杰克看到一个面目模糊的黑发女子倒在血泊中。

“贵公司少了一名员工,我想作为负责人的你无论如何脱不了关系……”柯蒂斯拔起办公桌上的利刃,刀尖指着杰克的眼睛,“放着好好的岸上不走,偏要搅和到浑水里。”他一把摁住对方微微发颤的手腕:“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谁来为这件事买单?”

看到杰克脸上无法掩饰的慌乱,柯蒂斯有如利齿扼住羚羊咽喉的雄狮一样得意:“劳烦今晚到寒舍走一遭。别忘了带上工具。刚才怎么说来着……你们,挺擅长处理善后问题?”

 

(2)One day will come(“该来的总会来”)

晚上十点,杰克按柯蒂斯的要求独自驱车前往他的住处。一路上杰克想过投案自首,甚至直接把车开下悬崖,一了百了——他不得不承认这次栽了,而且栽了个彻底。从业这么多年,他为各路名流做过五花八门的各种危机公关,经历过的难堪场面不胜枚举——但是上门收尸,还真是头一回。

 

屋子里没开灯,黑暗与恐惧一同压迫着他濒临崩溃的神经。“你开条件吧,多少钱我可以把她带走?”杰克推开虚掩的门,有气无力地试探着。

“钱?杰克,看来你还是不明白……”柯蒂斯的话语像是从另一个时空传来,隐隐还能听见一丝回音:“我从来不跟人谈条件。

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刺鼻的味道,杰克感觉浑身的血都凉透了。一个没留神,手中的绳子和黑色尼龙袋就掉落在脚边。“所以你让我准备这些东西,大概不止是为了,为了处理她的……遗体?”

“你没我想象中那么愚蠢,”柯蒂斯冷笑道,“但也不够聪明。下圈套引人上钩,再假公关之名,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你干第一票勾当的时候,就该想到有今天。”

“是。如果你想替天行道,我也没有怨言。一切都是我的错,请您至至少让她……让莉莉安体面地‘离去’。”杰克的眼睛好不容易适应了黑暗,看见他高大的身影伫立在空荡荡的房间中央。柯蒂斯展开双臂,像临终前死神的召唤。“请你……如果我还有资格请求什么的话,麻烦您下手快一点。”杰克认命地闭上双眼。

 

不消一会儿,杰克的手就被反剪着用绳索束紧。“‘邪恶也不能救那好行邪恶的人’,愚昧亦然……”他听出那是圣经中的句子。杰克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提高了音量:“最后一个问题——”

爱过。  说。”

“我承认我蠢透了,但想死个明白。请您告诉我,我犯的第三个错误……是什么?”

 

咻的一声,整个公寓灯全亮了,一块块的光斑在他视网膜上短暂停留又迅速扩散开来。好不容易睁开了眼看清了,除了跟白天一样面无表情的柯蒂斯,角落里还躺着昏迷不醒的莉莉安。她同样被束住了手脚,嘴上贴着胶布,但身上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丁点儿血迹。

 

柯蒂斯蹲下身,从上衣口袋里一面小镜子放在她的口鼻处,不一会儿把起雾的镜片递到杰克面前:“没死。不过她是死是活我不在乎,我不感兴趣,对女人不感兴趣。”

杰克哑然。比起莉莉安的“死而复生”,对方接下来的话更让他的理智土崩瓦解。

我喜欢男人。”杰克微翘的臀肉被狠狠地掐了一把,随即衬衫下摆也被撩了起来。“你们的尽职调查未免做的太糟糕了。还是想钱想疯了,欲速则不达?”

 

柯蒂斯捡起地上用剩的麻绳,猛地抽了一下杰克的脸颊,换来轻不可闻的一声闷哼。

“我希望待会儿你把嘴闭紧了。不知道这种麻醉剂的药效能持续多久——我猜你不想以这种方式吵醒她。”他下巴冲着墙角点了点,不怀好意地笑着。

TBC

————纯情の分割线————

Damn Single不能发挥我体内的洪荒之力,鬼畜之魂发作了就写了这个……肉渣怎么改都放不上来,容我忙完明天上图链。今天真是累毙了……

本文标题都是我喜的歌手Amy Winehouse的歌名,挺带感,大家可以听听看~

另外,那啥……小王子坑杰克是有原因的……不是为了钱啊……

评论 ( 17 )
热度 ( 1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