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刀手,偶尔也干点别的放飞自我。微博@密林国菜麦当辣 B站@麦当辣是大角鹿 爱佩爱盾冬

【evanstan】大明星的小爱情(奥斯卡梗,一发完)

人家在颁奥斯卡,你在家里吃披萨。这么好笑的梗怎能不写?科科】

Sebastian正舒舒服服地窝在沙发里,手机弹出一条新消息:“披萨给我留一半!”

他没有给这个号码备注,因为那串数字早已烂熟于心。Sebastian盯着电视机上西装革履、一本正经宣读获奖人提名的某人,噗嗤笑出声来,把最后一块披萨塞进嘴里。

 

当他深夜迷迷糊糊被略显粗糙的大手和一连串刺痒又心急的吻唤醒时,那句孩子气的话还在一遍遍地魔音穿脑:“披萨披萨,我的那一半披萨呢?”美梦被打断的Sebastian也不气恼,只抓住那只极不安分的爪子往小腹上按:“在这里……”

“嗷呜!”Chris不满地抱着他的肩膀磨牙:“我饿死了……要吃肉!”“行吧,那你轻点儿咬啊。”Sebastian眼睛都懒得睁,“喂!脖子不行!”

Chris不依不挠,俩人在床上滚成一团。不知是动静太大吵醒了Dogger,还是“肉”这个单词太过吸引,小狗用鼻子顶开了卧室房门,跳上床加入战局。“下去,都下去!”Sebastian把两个扰人清梦的坏家伙一并踢下床。

“你就这样对待你的男朋友,和男朋友的宝贝宠物啊。”Chris握着dogger的爪子把它拢在怀里,一人一狗可怜兮兮地趴在床头。

“不,是Dogger和他的铲屎官。”房间里暗暗的,Sebastian想,Chris一定看不见他故作凶恶的声音背后上扬的嘴角。

 

把小狗赶回楼下,Chris又钻回了被窝,从背后环住Sebastian,用微凉的嘴唇蹭着他的耳垂。“又去冰箱里偷吃了?”“才没有!”他气呼呼地把Sebastian的脸搬过来吻了又吻,舌头撬开他柔软的嘴唇,证明自己嘴里什么味儿都没有——他的口腔带着一点儿清凉的甜,跟他用的是同一只牙膏。

“乖,明天给你做早饭。”Sebastian打了个哈欠,往对方怀里靠得更紧些:“还不快睡?”

“我在想事情……”Chris跟他脸贴着脸,睫毛像小桨似的在Sebastian面颊上滑来滑去,“你说……”

“嗯?”

“还需要多久,我才能得到属于自己的奥斯卡?”

 

房间里静悄悄的,十分钟过去了,他也没有给出答案。渐渐平稳的呼吸也暗示Chris,Sebastian大概已经睡着了。黑暗中,无数回忆在Chris脑海里翻腾着。入行多年,经历过默默无闻的惨淡,也享受过一炮而红的狂欢;演过戏,唱过歌,写过剧本没红,导过电影不卖座。他知道声名可遇不可求,渐渐懂得享受做自己的快乐——寻求突破的同时,他也慢慢学会不介意别人指着他的面孔说,看,那是美国队长,超级英雄。他已经不在乎被符号化,脱下明星光环,他还是那个Chris,是一把年纪还是会捉弄弟弟的傻哥哥,对迪士尼各种小公主如数家珍的大孩子,那个总是借口爱人没给晚归的他留下零食而撒娇耍赖的Chris。

多年前他接受采访,总是略拘谨地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Chris Evans,是一个演员,来自波士顿。如今,他大可以充满底气地说,我从波士顿来,我在好莱坞站稳了脚跟,我红遍了全世界。的确,并不是非得得到奥斯卡,演员的人生才算完整。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感觉愈发强烈了?他不知道。

他真的不知道。他只是觉得,如果有一天,自己的代表作获得了学院的肯定,在高地中心金灿灿的大厅里被宣布提名,最终上届的影后优雅地念出了自己的名字。那一刻,如果那一刻真的来临——他多么希望,在登上领奖台之前,激动地紧紧拥抱爸爸妈妈,兴奋地冲着姐姐弟弟尖叫,再轻轻地吻一下身边一直陪伴他、支持他的人。

Sebastian,Sebastian…

我期待着那一天,跟你分享我的荣耀和喜悦。

“还需要多久,我才能得到属于自己的奥斯卡?”他抚摸着Sebastian半长的、柔顺的头发,轻轻地念叨着。

“三更半夜,有完没完?”Sebastian带着浓浓的睡意嘟哝着,“什么你自己的Oscar…你已经有自己的Sebastian了…”

 

Chris突然眼睛一热。过去全球跑宣传时经常答非所问、走神走到外太空的小语死早,竟然无师自通地学会讲俏皮话了。或者,这并不是什么双关的玩笑,而是一句意味深长的表白呢?我自己的、私人的Sebastian,这是比“我爱你”动听一万倍的情话啊。

 

Chris总能找到办法验证自己的猜想。之后Chris从后面进入他时,他果然没再抱怨对方破坏了他一贯良好的作息。从Sebastian一言不发的隐忍和偶然泄露的喘息声中,Chris清楚地得知刚才的那句话并非无心之语。他爱他。他从不怀疑他们深爱着彼此,只是一天比一天更确信,更坚定。

 

 

半夜里进行的激烈活动比其他时间更消耗体力,一向早起的Sebastian到九点多还在赖床,把昨天说要做早餐以弥补他没吃到巨大披萨的承诺抛到九霄云外。但Chris完全没有一点责怪的意思,轻手轻脚地起床,心甘情愿地代劳了,谁让他昨晚过度的索求让“他的Sebastian”精疲力竭了呢。

 “起床了!我的Sebastian…”Sebastian对男朋友的呼唤充耳不闻,对空气中炒蛋的焦香和烤薄饼的芬芳无动于衷,就连Dogger用湿乎乎的鼻头狂蹭他的手心也没用。他连翻身的劲儿都不想使,把头蒙在被子里继续假装昏迷。

 

“醒醒快醒醒!摊上大事儿了!”厨房里传来Chris的尖叫。

“老天啊着火了!你看房子在摇!”叫声愈发凄厉,Dogger也跟着狂吠不止。

“Sebby快起来!跟我走!”Chris从被子里挖出一脸不高兴的男朋友,小狗也叼着他松松垮垮的裤脚,一人一狗合力把他拉扯到了饭厅。

培根和热咖啡把Sebastian没睡够的不爽减轻了那么一丢丢,但不多。“Chris Evans,有没有人说你演技很浮夸?”

“我入行以后,没有。”刚才谎报火警的人自信极了,笑嘻嘻地用叉子叉起一片香肠往对方嘴里送去。

Sebastian一点不客气地接下食物,边咀嚼边吐槽:“Dogger都比你演得像那么回事。它更值得一座奥斯卡——如果宠物狗可以报名参赛的话。”

“那我的奥斯卡怎么办?”Chris瘪着嘴,眉毛纠结到一起,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要不,你给我生一个?”

 

“滚!”Sebastian迅速地回了他一个白眼,“我吃完了,吃得慢的那个洗碗。”说着一溜烟钻进浴室。

 

又是一个美好的早晨!Chris哼着歌,刷着碗。对着镜子涂剃须沫的Sebastian望着脖子上深深浅浅的吻痕叹气,今天又不能赴Nina和Jessica的约了,原本听说Scott也会去,说好要见Chris弟弟一面的呢……

都怪Chris…嗯,都怪他。

THE END

————纯情の分割线————

番外大概会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Dogger出镜了,Dogger激萌

评论 ( 19 )
热度 ( 2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