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刀手,偶尔也干点别的放飞自我。微博@密林国菜麦当辣 B站@麦当辣是大角鹿 爱佩爱盾冬

【盾冬】朕的铲屎官(宠物视角,文末蜜汁彩蛋)

非喵化!大盾养了只猫叫Bucky,有一天,真正的Bucky回家了,喵星人对外来人口产生了极大的敌意……轻松搞笑,有糖有肉【?】,祝食用愉快~

(1)“偷名字的人”

“Bucky,欢迎回来。”门口传来Steve愉快的声音时,我正悠闲地躺在阳台上,蹭着夕阳的余晖打着盹,根本懒得去纠正人类的语法错误:什么叫“欢迎回来”?朕不是一直在寝宫里呆的好好的么?

“Bucky,这就是我的家,也是你的家。”Steve抱着一堆杂物,手上挂着一个从没见过的破背包引起我的警觉。我嗅到了陌生和危险的味道。

一个满脸胡茬,黑眼圈浓重的男人指着我,像看图说话的幼儿般发出一个单词:“猫。”

放肆!竟敢直呼朕的尊号!我立刻弓起背冲他低吼。

“Bucky,小猫看到陌生人有点紧张,它不会伤害你的……”我的铲屎官赶紧弯下腰替我顺毛。

Steve显然不是在叫我。每一次温柔呼唤的同时,眼神都没离开过身旁脸颊凹陷、嘴唇紧闭的家伙。

到底谁他妈是Bucky?如果他是Bucky,那我又是谁?

 

(2)“比恐惧更强烈的情感”

那个男人的到来,给我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我已经连续三天睡眠不足十五小时(……)了,连邻居家傻乎乎的大金毛叼着它心爱的蓝色皮球来找我玩,也提不起一点劲儿。我讨厌他,夺走了我的名字不算,还霸占了我最喜欢的沙发扶手看电视。我的食盆里每天下午应该灌满新鲜羊奶,但自从他搬来,招待我的只剩下淡而无味的白开水。

气呼呼盯着Bucky唇边的一圈奶沫,我不满的诉求只招来Steve毫无实质意义的爱抚。凡人走开!朕不需要安慰!朕需要食物!

 

“嘿,早点习惯吧!”楼下杂货店的老波斯猫,老得眉毛彻底遮住了眼睛,一点儿都不体谅我的苦衷:“年轻人,那是他的新宠物,你们要学会和平相处。”谁稀罕跟他和平相处啊?哼,果然,Steve你这个喜新厌旧的家伙!

给他食物,给他准备了新的床和被,还给他整理毛发……我从没见过Steve脸上出现那么温柔又怜惜的表情。他喵的,朕一家之主的地位岌岌可危!

苍天!这个家已经没有容得下我的地方了。我躲在纸箱子里长吁短叹:幸亏那个一脸阴沉沉的大个子挤不进来,否则我最后一块领土也要被无情侵占了。是朕做得不够好吗?明明每天都兢兢业业准时踩脸叫醒Steve,除了睡觉都在巡视守卫这个家的安全!新来的Bucky到底哪里比我好?

为了寻找答案,我花了一整天的时间观察竞争对手。他体力过人,跟Steve一样,轻轻松松跑个好几千米也不带喘气的,把一同晨练的Sam累得够呛。Bucky还有一只蹭亮的铁手臂,在Steve做饭的时候,他一只手就能轻轻松松帮忙打开各种瓶瓶罐罐。我低头望了一眼自己毛绒绒的爪子——我可干不了这个,但我毫无疑问是个好猎手,目前还是毫不费力各方面完胜对手。

唯一让我不安的是……Bucky完全不怕水。每次Steve给我洗澡都堪比上刑,弄得浴室一片狼藉,他手臂上一道道血痕就是我惊慌失措的铁证。但Bucky不一样。他总是把脚并拢乖乖地坐在浴缸里。Steve不小心把泡沫弄到他眼睛里的时候,那个会呜呜怪叫的机器对着他的脑袋喷射热风的时候,水温过烫或过冷的时候,他都安静顺从得很,跟往常没什么两样——相较之下Steve就紧张多了,嘴里不停地说着sorry,带着愧疚亲吻他的额头。

真见鬼,我竟然嫉妒起一个平凡的人类。

 

(3)“第一夜”

喵星人的字典里没有“分享”二字。即使我爱Steve,我认同他是忠实的伙伴,勤勉的奴仆,仍不能对另一个生物巧取豪夺本该属于我的资源这种行径熟视无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用我的气息宣告整个家的权属——简单地说,我把Bucky的床给尿了。Steve回到家后难免一顿唠叨,但摆出天真无邪、楚楚可怜又不做作的脸孔是朕的拿手好戏——像之前撕了所有的卷纸,拿画夹当猫抓板时那样——他不忍心因为这小小恶作剧惩罚我。

该死的,为什么地球上会存在另一只生物比我更擅长用表情征服凡人?Bucky没有说话,低垂着眼眸,嘴角向下,分不清是伤心还是愤怒。看Steve抚着他的背,关切又担忧的样子,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果不其然,Steve把我赶进笼子里关禁闭。简直是反了!我在狭小的空间里声嘶力竭地嚎叫,控诉他们以下犯上的罪行。住在楼上的Sam闻声赶来,热切地询问我的状况——太好了,有援兵来救驾!重重有赏!

“春天要到了,不打算给你家小猫绝育吗?”

妈的智障!总有刁民想害朕!

于是我以更大的分贝回报Sam对我的“爱意”。

 

Bucky的卧室被我糟蹋了,和Steve挤一张小床。万万没想到,猫算不如人算,这个夜晚,朕没了自由还赔了铲屎官。

哎。喵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啊。

 

(4)“假如这是真的”

Bucky日益珠圆玉润,脸大如盆;朕却身在冷宫,憔悴怨愤。

绝食示威(二十四小时)后终于重获天日,邻居家的金毛又不知好歹地来骚扰我。

“汪!好久不见!”

“滚……”蠢狗不懂猫的心。我把背影留给他,把孤独留给自己。

“你瘦了!还好吗?我的鸡肉干分你一半!”金毛没心没肺到离谱的程度,就像他那个成天拎着锤、四肢发达的主人。朕好不好不需要你过问!不过进贡的鸡肉干……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罢!

 

“你家新来了一个Bucky?还跟Steve睡在同一张床上?”

“嗯。”我嚼着鸡肉干,没好气地随便应了几句。

“小猫咪,那可不是他的宠物,那是他的伴侣。等他们一起睡够了日子,就会有白鹳把小BABY送到他肚子里……”金毛一边解释着,一边让我舒舒服服地躺在它头上,“他会怀孕,会生小孩……”

“谁?”我有点困惑。

“恩,睡觉的时候……在下面的那一方。不信,你今晚可以偷偷进卧室看看。”金毛看起来有点伤感:“如果真怀孕了,主人可能会出于小婴儿安全方面的考量,把你送走……我就是被上一个主人送到大锤家的……”

金毛的声音在耳边越来越模糊。我内心的困惑越来越强烈:谁他喵会怀孕?!

 

(5)“第一‘日’”

我说过,我是个好猎手,成为好猎手的前提是,先成为好的潜伏者。

毫无疑问,我对此非常擅长。在他们灭灯的一刹那,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进卧室。我的眼睛在黑暗中更好使。

戳这里:喵星人眼中的鸡肉干

明天再去找蠢狗问问吧,它欠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愤愤地想着,溜出了呻吟不断、春色旖旎的卧室,悲从中来:

月光下的我看到自己的身影

有时很远有时很近

感觉有一种力量驱使着我的前爪

铲屎官背着我有了别人啊

一下两下一下两下

一下一下是爪牙

是魔鬼的步伐

是魔鬼的步伐

是魔鬼的步伐

摩擦摩擦

摩擦摩擦

把你们的家具都抓花

我的铲屎官

无情无耻没节操啊

你俩热火朝天的门外我情不自禁

摩擦摩擦

在光滑的家具上摩擦摩擦

————纯情の分割线————


记一只吃醋喵与铲屎官大盾的爱恨情仇。

标题改编自马克·李维的书名。还能接受吗?写着写着就鬼畜了起来……

卧槽?!才发现这是我撸否的第一百篇文,撒花~谢谢留下小红心小蓝手以及留言的各位,爱盾冬爱你们(づ ̄3 ̄)づ╭❤~

评论 ( 49 )
热度 ( 228 )
  1. 小透明脑残粉密林国菜麦当辣 转载了此文字